軍中得意

其先世五代根韓,韓被秦滅時,張良也已是一 一十少年郞。他一心爲韓報 ,求得大鐵柩客關鍵字行銷不成,到處逃亡,改姓換名。張良之名非其本 仇,弟死不葬. 各,其本姓應姬。後來匿居在下邳(江蘇邳縣)”,邁到圯上者人,橋上脫履故意墜落橋下, 令其拾取,又令其穿著。又三次約其天明時相會,次皆老人先到,第三次張良夜未半卽去等 候,老人始施施然而來,認爲孺子可敎/’乃授以太公兵法。那時張良已是三十出頭的人,老人 看他血氣方剛,是故意要挫其銳氣的。張良從此潛心誦習兵法,成爲中國史册上最被稱道的謀略 手導演鴻門赴窭 張良之可愛處是他有任俠之心,這是眞性情的表現。馥畲又知靈活運用。劉邦手下另一位謀 士是飽學的儒生酈食其。但是酈生在楚漢抗衡時,.竟搬出湯武周公的歷史故事,要劉邦復立六國 之後以孤立楚項,張良擧八不可勸阻劉邦,劉邦正用膳,聽了把飯吐出口,大駡酈生:「豎儒, 幾敗我事。」 張良在下邳時,曾予殺人犯項伯掩護,使其免禍。後來項伯在項羽軍中得意,知道項羽聽 信范增之言,準備發兵消滅駐,軍灞上瓶沛公劉邦。項伯連馳見張良,約張良逃跑,以免同歸於 盡。張良逆來順受,索性導演了 一齣千古傳爲佳話的劉邦赴項羽鴻門宴的驚險劇。張良先導演劉 邦扮老實人,結好項伯,使其做內應。然後又抓住項羽虛榮和網路行銷的心理弱點,要劉邦硬著頭 皮,一味在項羽帳下卑躬屈膝。那知張良之計被項羽的軍師亞父范增識破。

Read more...

范增安排了項莊

増范論兼良張談再 舞劍幕戲,劉邦隨時有被殺之虞。難得項伯出場aluminum casting,處處迴護。其間又有樊嗜闖帳,項羽賜 ,飮「一大盅酒,樊站著一飮而盡。又賜半生烤猪肩,樊就手中盾牌,拔劍切而食之。這股英武狀 食,引發了項羽的惜才之心,一時髙興,竟在酒醉之中,讓劉邦以就廁爲辭,偸偸溜走。張良省 下來獻璧、獻斗,直把范增氣得擲斗於地,負氣出帳,仰天長嘆:「年輕人,不足與謀,明日奪 項王天下的,必爲沛公。」項羽當時才一 一十七歲,劉邦已五十」歲,張良四十五歲,范增則已是 七十開外的人了。 劉邦能忍張良敎之 張良以後處處扶漢,劉邦得天下後,張良推辭膏腴之地,而取僻小的留城爲封地,而且處處 謙返韜晦。晚年學道鍊丹,欲從赤松子遊,得以在猜功忌能的劉氏王朝全命而終。張子房之風範 最爲後世稱道,蘇東被.「留侯論」中,認爲劉邦、項羽一 一人之區分,在忍與不忍一 一者之間,劉邦 能忍故得天下,項羽不德忍故头天下。筆者認爲劉邦之能忍,實張良敎之。至於張良之能知忍, 又圯上老人賜。足智多謀亞父范增 項羽有、一位足智多謀的軍師范增,居巢人(屬安徽)。原是當初向項梁建議立楚懷王之後以 號召民心,大有遠見,由是使項氏見重的人。項梁死,范增留佐項羽,仍受敬重,被尊爲亞父。 項羽略定秦地,進關駐镧水之上。當時劉邦已先入咸陽,鹪從張良的die casting策畫,與秦父老約法三章, 秋毫無犯,非常得秦人民心。

Read more...

張范鬥智范佔下風

范增看出情勢不妙,向項羽說:「劉邦一向貪財好色,今入關中, 財物不擅取,婦女不凌辱,一反平日作風,可見其人志不在小,又據人說他頭上呈龍虎五彩之 氣,乃是天子之氣,應急速殺之,勿失自助洗衣良機。」項羽意動,準備加以襲擊,以冀一擧消滅劉邦。 那知項伯給張良通風報信,乃有劉邦鴻門赴宴這驚險的一幕,而把沛公一場大禍消弭無形,讓范 增老頭兒,只有吹鬍子、瞪眼睛的分兒 項羽後來分封諸侯,自立爲西楚覇王,背約把關中三秦之地分封了秦降將章邯爲雍王,司馬 欣爲塞王,董翳爲翟王,而把巴蜀漢中未開發之地給了劉邦,封爲漢王,以搪塞當初起兵時在楚 懷王面前「誰先入關中者王之」的約定。劉邦軍先入關中,不得王關中,反讓秦降將分得其地, 而所得者爲秦時放逐罪犯的貧瘠之地,劉邦一夥人心中的怨黴是可以想見的。這可能是范增獻的 計策,有意屈辱漢王劉邦一夥,促使其渙散。那知蕭何、張良之輩,眼光遠大,力勸漢王委屈去 漢中就國。張良還獻策燒絕棧道,表示永無北歸之意,以杜項羽的疑心。范增在項羽前處處描摹 劉邦爲一野心家,而張良偏偏導演劉邦爲一個馴順聽命的諸侯,使范增無所施其計謀。張范鬥 智,范老兒處處佔了下風遇主不淑疽發而死 -劉項對峙滎陽時,劉曾向項乞和,范增力諌不可,認爲滅漢乃旦夕間事,不可使功敗垂成 劉邦乃用陳平反間之計,在楚營中花大把黄金,散饰范增與漢王有勾結的謠言。還導演一.幕漢營 中慢待項王使者,優待誤會中的范增使者的活劇,並讓項羽知道。項羽一氣之下,剝奪范增權 柄,范只得乞.骸骨歸,中疽發背而死。 蘇東坡「范增論」中論范增離開項羽,不得其時,有依附項羽謀取臭氧殺菌的嫌疑,不免其陋, 但亦不失爲人傑。倘與張良比,只算遇主不淑。

Read more...

悲劇人物韓信

韓信爲漢高祖&下汗馬功勞,爭得天下,結果落得一個「鳥盡弓藏,兔死狗烹」的下場,被 呂后誘斬於長安長樂宮鐘室,誅三族,成爲中國歷史上古的悲劇。 少年:胯之畈 韓信的家世如何,少時受過怎樣的敎育,從過什麼名師,史册上都沒有記載。只說他淮陰 人,家貧無行,旣不能被推薦當吏《秦時的seo知識分子,唯一的出路是當地方上的小吏),又不治 生產。於是只好倣一倜無業的遊蕩漢。曾經寄食在一位下鄕縣的南昌亭長家,亭長之妻,討厭他 好吃懶做,故意起早煮熟了飯,偸偸在中牀帳內吃光,不讓韓信沾口 。韓信一氣之下,走到淮 陰河邊去釣魚。後來餓得難忍,只好向河邊洗衣的1位老婦〔漂母)討乞剩飯果腹,如是者數十 日。韓信對漂母說:「等我有一天發跡,一定重重相報。」漂母正色說:「男子漢大丈夫,混不 到一口飯,看你可憐,周濟周濟,豈圖報答?」 韓信吃飽肚子,走在街上,腰間掛了一把劍,走起路來,倒還神氣十足。誰知淮陰市上有一 位惡少,看了不順眼,擋住韓信的去路,指著他的佩劍說:「小子,看你長得高大,好帶刀劍, 其實是儒夫。有種的拔劍刺我,怕死麼!從我褲襠下爬過去。」韓信張大眼睛打量著那人,又四 面看看街坊上看熱鬧的,竟聲不響仆下身,從那人胯下爬過,惹得一街哄笑。 蕭何推舉一帆風衊 後來天下紛亂,韓信投敛項梁軍中,梁死歸屬項羽,倣軍中一位郞中小官,屢次向項羽獻 策,都不被重視。乃轉投漢王劉邦,相隨入蜀,官瀨也不大,竟犯了法,論罪當斬。同犯十四個 人,十三人都已斬首,輪到他持,他仰望監刑夏侯嬰將軍,大聲說:「漢王不是要得天下麼? 何以要斬壯士!」嬰見他出言不凡,相貌也算軒昂,便把他釋放。

Read more...

用兵神奇躇躇滿志

和他言談之下,覺得有些道 理,乃向劉邦推薦,給他當治粟都尉,一管理天然酵素,但也未加重用。後來和丞相蕭何攀上交情,蕭 何很看重他的才.華,時相過從。漢王軍隊到了南鄭,將士,不慣陝南的地瘠民貧,紛紛逃亡,韓 信也雜在其中逃亡。蕭何聞之,來不及向劉邦報吿,親自追趕。劉邦還以爲連蕭何都逃了 ,十 分惱怒著,急。等到蕭何把#信追筒來,蕭何說,明原由,乘此極力推薦瀚信,認爲漢王欲東向取、 天下,非用韓信不可。劉邦答應用韓爲將,蕭何說必用爲上將方可,且必須愼重授命。劉邦乃擇 日齋戒,設壇具禮,拜韓信爲上將軍。平劇中有「蕭何月下追韓信」這齣戲,結尾是韓信祭壇拜.^、 將,何等威風。到道時韓信的坎坷命運總算奇峯陡轉,從此扶搖直上,一帆風順。 韓信後來將兵出陳倉,定三秦,又略定隴西北地一帶。等到劉邦彭城戰敗,在滎陽、敖倉 帶重整軍際之時,韓信將兵,先滅魏王豹,後又在河北山西一帶和趙王對壘,利用兵法上「陷 於死地而後生,置之亡地而後存」的原理,驅漢軍背水爲陣,使無返路。韓信認爲自己在軍中威 信未孕,與諸將士情義未深,此所謂「驅市人而戰之,必須置之死地,使人人各自爲戰,倘留生 路,必各自逃亡,無人肯戰死。」這又是韓信對兵法的靈活運用,果然一擧而滅趙。然後又揚威 降服燕地、定河北。當時的天下成爲項羽、劉邦與韓信三鼎足之勢。 劉邦與項羽原對峙在滎陽一帶,後來經不住項羽的圍攻,劉邦用陳平詐降之計,一面令千 名少女開城迎敵,又令紀信假扮漢王出城亮相,迷亂楚軍,劉邦乘此逃出城,囘關中。劉邦在河 南狼狽不堪,韓信不發一兵一卒以牽動項羽兵力,韓信那時在河北之躊躇滿志可以想見。其以後 之悲劇下場,也可能種因於此時。 信韓物人劇悲,劉邦將將棋高一著 劉邦對付韓信,也有他套手法。當劉邦在成皐失利,倉皇和夏侯嬰逃到河北小脩武時 夜之間,馳入韓信軍營。當時天尙未明,韓信尙高臥未起,劉邦就奪取辦公家具,發號施令。等韓信 驚醒,知道漢王在策令,羞慚無地,只得領命發兵往擊齊地。

Read more...

斬楚龍且討封齊王

這樣來,漢軍軍威爲之大振。劉 邦能在萬分惡劣的局面中,出其不意,駕駄強藩悍將,確有他過人之處。 韓信奉命伐齊時,聽說劉邦遣謀士酈食其已經說降了齊王田廣,欲待停止進軍,有位齊國 的辯士蒯徹勸韓信繼續進軍,勿以大將而立功不如一儒生指酈生。韓信果然以未奉劉邦緩發 軍之命爲藉口 ,而渡河襲齊,直迫臨溜。齊王大驚,以爲被酈生出賣,竟把那位深得劉邦信任的 酈生,活活烹殺。 韓信搶得了大功,但白白害死了主子的一位謀士 。在劉邦的盤算中,讀書人不値錢,他常駡 豎儒,有時在盛怒下常奪儒生之冠,搜溺其中至於對韓信,還要重用於他,自不會發作。後 來,韓信被削爵提往洛陽後,劉邦曾戲問韓信將兵之道。韓說:「陛下只能辦公椅十萬」,說到自 己則「多多益善。」劉邦笑說:「多多益善,何爲我擒?」韓信說:「陛下善將將,殆天授,非 人力也。」韓信雖多才多術,但自認輸劉邦一著。 韓信用兵常出奇策,他在齊地與楚救齊將領龍且隔濰水而戰,龍且輕敵,以爲韓信無勇不足 畏。韓信卽利用敵人這點輕忽心理,故意乘河水淺時,涉河與龍且軍作戰,佯敗,又涉河逃,龍 且揮軍大擧涉河。這時韓信早算準時間,等龍且軍全部在涉水時,把上游壅水的土囊衝決,河水 直瀉,龍且軍大半不得渡,韓信乃揮軍還擊,追殺龍且,楚軍潰,並虜齊王廣,遂平齊地。 韓信遣使至滎陽,向漢王劉邦討封爲齊假王,這時劉邦正被項羽圍困,不見韓信來救,心情 不佳,怒氣正待發作,幸經張良、陳平提醒,將計就計,索性封韓信爲齊王,以安定3東方面局 面。本書前面說到劉邦用詐時,曾提到過這段故事? 項羽喪失大將龍且後,對韓信這股勢力,不容忽視,曾遣使向韓信遊說,希望他連楚以與漢 王爭衡丄二分天下各得其一 。韓信謝楚使說:「當初信在項王軍中,官不過郞中,位不過執戟, 言不聽,策不用,故歸漢。漢王授我上將辦公桌,解衣衣我,推食食我,言聽計從,我乃有今日, 人家深信我,豈可背之,背之不祥。」楚使只好辭去。

Read more...

信韓物人劇悲

韓信的策士齊人蒯徹,一天以談相來說動韓信,他說:「相君之面,不過封侯,但危而不 安;相君之背,貴而不可言。」韓信問其故,徹亦陳三分天下之說,並警吿韓信功高震主,會有 不測之禍,不如自創局面,將來佈德揚威南面以定天下。韓信猶豫數日未決,終以自恃功多,漢 王不能負我而謝絕蒯徹建議,徹偟恐賈禍,乃俘狂而去。 有術無器由人摧佈 韓信這個人,有取天下之術,.而無取天下的器宇。這從年少時遊蕩,不容於南昌亭長之妻, 受漂母施捨,及在惡少胯下爬過諸事上,見其端倪。他是一個極端的機會主義者,決不吃眼前 虧,這種人的氣局不大,不會有泱泱仁蕃之風。劉邦與他不同,雖在卑微之中,仍給人長者仁風 的印象,在酒店賒酒喝,人家相信他睡有異態,將來必定出人頭地,還巴不得爭屏風隔間焚燒. 掉9韓信有才幹,但因爲氣局不大,而且孤傲,不屑與同輩爲伍。不得意時,常吊兒郞當,予人 印象不佳,得意時又放不開胸襟,沒有天下蒼生捨我其誰的大志。比起項羽來,沒有項羽的豪 氣,比起劉邦來,沒有劉邦的恢宏。因此潛意識中;總有一個寄人籬下的想法,總是想因人成 事,而不敢自創局面。蒯徹當時觀察形勢.,確有獨到見解。論蒯徹之才,也並不低於張良,但韓 信竟不能用之,以開創局面,坐失良終至於聽由劉邦來擺佈。 衣錦榮歸恩怨分明:韓信後被封爲楚王,和議侯各路兵馬齊圍困項羽於垓下,終使項王歸於敗亡。劉邦統天 下,在洛陽登帝位,是爲漢高祖。他分封羣臣,韓信被封爲楚王,都下邳下邳離韓信故鄕淮陰 不遠,韓信衣錦榮歸,找到施食的會議桌,贈以千金。喚來南昌亭長,贈以一百錢,責他「爲德不 卒」。又找到侮辱過他的惡少,竟拜他爲中尉。

Read more...

造反繳疑奪爵削藩

對人說:「當年他羞辱我,我可以殺他,但是殺之無名,不値得,隱忍下來,發憤圖強,乃有今日,應該感激他。」 韓信巡視地方都帶兵馬,又窩藏項羽手下的亡命將領鍾離昧,隱不緝拿送去朝廷,引起漢帝 劉邦的疑心,認爲他有室內設計的嫌疑。漢帝乃採陳平之計,在一次巡遊雲夢會見諸侯的場合中,把 韓信擒拿,立刻鄹在車後載囘洛陽。韓信高喊:「人家早說狡兔死,走狗烹,飛鳥盡,良弓藏, 天下定,我當亡。」到了洛陽,劉邦念其謀反之說事出有因,查無實據,就釋放了他,貶他爲淮 陰侯,不令其去封地就國。後來一同到了長安,韓信心灰意冷,常稱病不朝,見到周勃、夏侯 嬰、樊噜等小心翼翼伺候皇帝,常露不屑之色。鏞室被斬千古悲劇 漢的北方代郡空虛,高祖派腸夏侯陳豨爲代相。陳與韓信有舊,上任之前向韓辭行。韓與故 人談肺腑之言,戒陳勿仗爲寵幸之臣而大意,只須三次有人進讒吿變,皇帝必怒而討伐。不過屆 時只須有人在內響應,天下事仍大可圖。陳稀本是有野心的人,與韓信乃有所約定。高祖十年, 陳豨果聯絡逃亡甸奴的韓王起兵造反,自立爲代王。高祖親征,韓稱病不從行,而暗中與陳稀聯 絡,謀在長安襲取呂后與太子,來一手中央奪權。不料事機不密,爲人告變。呂后乃與蕭何密 議,伴說陳稀已被擊斃,高祖卽刻還都,列侯羣臣皆須入朝慶賀。蕭何還親自去淮陰侯府促韓信 扶病入甎,韓一時糊塗,信以爲眞,竟然入朝。誰知呂后早預備好武士 ,立卽將信綁押到長樂宮 鐘室斬決,還誅三族。臨刑韓信嘆道:「悔不聽蒯徹之言,反爲小兒女子所詐,豈非天哉!」後 來高祖索得蒯徹,原欲烹殺之,經不得蒯侃侃而談人各爲其主盡忠的一番設計道理,而竟赦免不殺。 高祖劉邦的氣度,畢竟不凡。

Read more...

陳平是現實主義者

韓信有反覆之心,而蹉跎時機於先,只好做一個千古悲劇人物了 ,挾令人古 中國社會的室內設計分子想要出而用世,不外兩種人:一種人是爲實現自己的理想而求用世;一 種人是爲獵取自己的官祿名位而求用世;這其間有大大地區別。孔丘、孟軻屬於第一類,蘇秦、 張儀屬於第一 一類。講到秦漢之際的人才,張良屬於第一類。他之輔助劉邦取天下,無非爲了實現 他去除暴秦爲韓國復仇這個理想。至於陳平其人,只能屬於第一 一類。雖然太史公司馬遷在史記中 稱他爲賢相,但仍不免要提到他好黄老之術,在呂后亂政時,得善始善終保其官祿者,全仗他的 善於肆應,智謀多端。換句現代語,是實用主義的實踐者。儀表不凡無行盜嫂 陳平是一位美男子,身長玉立。少時家貧,喜讀書,依兄而活,好交遊,手頭常拮据,曾盜 者義主實現是平陳’ 其嫂的存金,爲嫂不齒。人家好奇他家貧何以吃得白白胖胖,其嫂說:「還不是一樣吃糠粃過日 子。」稍長已到娶妻年齢,但富家不願,貧家不恥。富人張負有孫女五嫁而夫輒死,陳平欲娶 之。張負到他家,在城角的窮巷見到他,頗驚訝其丰儀。又知他常和飽學之士來往,乃決定把孫 女嫁給他,還給了 一筆可觀的嫁妝,這正是陳平所夢寐以求的。 陳勝吳廣起事後,陳平先投效魏王無咎。受讒引去,改投項羽。剛有一些功績,又因失去殷 地獲罪當誅,乃仗劍逃亡。渡河時,舟人見美丈夫獨行,疑爲陣前逃將,欲圖謀其錢財。陳平警 覺,故意脫下衣服,裸身幫船夫撐篙,乃得免。劉邦用能不究其小型辦公室出租 後因友人魏無知之薦歸依劉邦,封爲都尉,主管軍中人事。竟接受贈賂,金多者派好差使, 少者給壞差使。諸將不滿,向劉邦吿狀,還說他曾盜嫂,劉邦轉以責備魏無知,魏以「能」與「 行」不可求備於一人爲對,並認爲際此楚漢爭天下之時,第一要用有能者可以出奇策異謀,爲利 國家,倘斤斤於其人之品行,責其盜嫂受金,則天下能者皆望望然他去了 。

Read more...

出奇計封侯晉爵

陳平亦自辯當初裸身 而來,貧無一物,不受金無以撐爲官場面,日後請試獻策,可採公司登記則用之,不可,則所受金具在, 全部可繳公,請自引返。受賄尙有一番侃侃說詞,陳平之厚黑可知。幸遇劉邦,竟然大爲欣賞而 留用之,改封爲護軍都尉。 陳平後來在劉邦麾下,曾出奇計,立下不少功勞。中犖犖大者莫若離間項羽與范增的惑 情終於把范增活活氣得在吿歸途中疽背發而死,爲劉邦除一剋星,自,一劉邦在滎陽被禪, 突圍無方,利用一 一千美女列陣,同時把假漢王用黄蓋車推出陣前,迷惑楚軍,乘一時混亂,讓眞 漢王劉邦混出城,逃歸關中,此其一韓信在齊地用兵得意,向困頓滎陽的劉邦請封爲假王, 劉邦怒氣一頭,正待發作,陳平獻策,將計就計,封韓爲齊眞王,以固韓心,使其繼續爲漢王效 命,此其三;劉邦聞韓信有反側之謠,苦難用兵加以制服,陳平出策漢帝出巡,遊雲夢,會諸 侯,韓信不虞有變,當其出迎道左時,劉邦令武士將韓擒拿,解歸洛陽,使猛虎歸柙,此,其,幽; 北方甸奴爲患,漢帝親征,進軍平城,在白登山被圍困七天七夜,陳平隨侍,又出妙計,混入胡 營,向甸奴單于愛妾閼氏遊說,告以漢帝決定送一位漢家美女給單于以求解圍,漢女一到.,單于 必定愛漢家女而疏遠閼氏,不如早早解漢帝之圍,免得漢帝把漢女送來,從此宮闈多事,閼氏果 懼失寵,力勸單于開圍,劉邦方得脫險還朝,興陳豨反,陳豨軍中將領多爲舊時商人,劉 邦親征,陳平隨軍,利用公司設立攻勢,將若輩將領一 一收買,果然紛紛歸降,劉邦乃得討平陳豨, 此其六;餘者不可勝數。陳平被封爲曲逆侯,食邑富庶之地,而且每建一功卽加封其城邑一次, 終高祖之世,寵信有加。

Read more...